权健认罪,天狮打假,无限极整改,保健品行业信任度降至冰点

2019年是中国保健品行业阵痛的一年――权健事件使公众对保健食品行业的信任度降至冰点,引发了漫长的行业震动。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会长边振甲称,行业的阵痛期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来源:健康界

作者:量宝

正文共:3191 字

预计阅读时间:8 分钟

保健品行业的阵痛期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与权健传销案开庭,束昱辉认罪悔罪引起关注不同,几乎同时公开的几件天狮传销案的审理和宣判,却没有激起太多波澜。

日前,由丹阳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天津天狮”传销组织案34名被告人一审宣判。被告人姚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非法拘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七万元;被告人赖某等其他33名被告人犯非法拘禁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一个月至八个月不等刑罚。

同时,就衡阳市雁峰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白某某、李某某等25人涉嫌非法拘禁、抢劫罪一案,雁峰区人民法院进行公开开庭审理。公诉机关认为,该起案件是以白某某、李某某为首的“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传销组织实施非法拘禁、抢劫活动的一起恶势力犯罪。

根据天狮集团的回应,涉及传销的涉案人为“假冒天狮名义”。

权健传销案的媒体报道则要详细得多。被曝光并立案调查近一年后的12月16日,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束昱辉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案。被告单位的诉讼代表人、束昱辉当庭认罪。法庭将择期宣判。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单位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高额奖励为诱饵,引诱他人高价购买产品,以发展会员的人数作为返利依据,诱使会员继续发展他人参加,收取传销资金,情节严重。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单位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及束昱辉等12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各被告人均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百亿权健帝国彻底倒塌。而天狮集团的创始人李金元消失在公众视野也已一年。

直销企业下坡路

权健自然医学的官网依然存在。然而,一切定格在了2018年12月25日。

位于天津武清区豆张庄的权健肿瘤医院,是权健的全国总部所在地。曾经人群熙攘的建筑群,如今早已一片死寂。“去权健化”遍布天津城。随着权健的被查,曾经遍布津门的权健符号开始被迅速清洗。

一位天津居民告诉健康界,就连手机地图APP也屏蔽了“权健”、“火疗”等搜索,用户也难以找到此前存在的火疗馆。而权健事件发生后,以前的权健火疗馆已相继被关闭。

在束昱辉老家,位于两个大楼之间的金身药师佛引发了争议。如果是露天佛像,这尊佛应有宗教部门的审批,但是佛像头顶的一小块遮挡物,又让宗教部门感觉不是完整意义的露天,最终大佛像被移到当地一处禅院内。

权健的倒下成为2019年保健品行业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随着权健事件的发酵,一阵清理保健品直销行业的冲击波如今开始席卷越来越多声名显赫的名字。广东无限极、天津天狮、河北华林等企业传销丑闻顺势获得大量关注。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随之,新一轮对保健品直销产业的清查风暴来袭。全国各地对种类繁多的各类传销组织,特别是高发的保健品行业开始密集整顿。2019年全国范围清理行动,目前看,除了权健之外,其余的保健品直销企业都算平安渡劫。

与天津权健直线距离不过6公里天狮集团一度不断遭到媒体起底。天狮集团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早早就在天津武清区扎下大本营。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也曾经是天狮集团李金元麾下300万销售队伍中的一员,后来束昱辉离开天狮并且带领一个以天狮辞职员工为基础的团队创立了权健集团。

天狮集团创始人李金元在百度百科上的“主要成就”赫然是“天津首富”。进入2019年以来,李金元再也没有走到台前。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搜索与天狮生物关联的传销刑事案件便高达1000多件,其中包括非法拘禁、抢劫、故意伤害、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案例。而与天狮生物关联致死的传销案件高达200多起。

而天狮宣称这些案件均为“假天狮”所为。天狮集团官网上,2019年只有数条更新,而最近的一条更新是8月发布的《关于“假天狮”的公告说明》。

此外,中国最大直销企业广东无限极也不断被媒体爆料。无限极1月28日紧急向外界宣布,内部将立即推出10项专项整改措施,整治经销商夸大、虚假宣传。此后,从其官网更新以及媒体公开动态来看,无限极在经营活动和媒体曝光上保持较为正常的曝光节奏。

今年5月,美国著名直销杂志《直销新闻》《Direct Selling News》公布“2019年度全球直销100强公司榜单”,这是为全球顶尖收益的直销公司设置的专属排名。相比往年,中国拿牌直销企业在此次2019年直销排行榜中大幅缺失。因为评选机构要求参评企业提交相关的业绩数据,一些没能提交这些数据的直销企业无法参与评选。加之去年年底以来的舆论风波,很多中国直销企业业绩受损,并选择低调行事。

海外保健品收购潮兴起

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保健食品产量与市场规模分别达50.64万吨与2613.3亿元;2017年增长至53.9万吨与2938.9亿元;2019年或将突破63.4万吨和3500亿元。

“监管部门对保健品实施备案制,让保健品整个市场在迎来春天的同时,也将进一步加剧该行业的竞争。”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负责人史立臣表示。

但本土品牌信不过,一些“外来的和尚”成为中国消费者的心头好。然而,这些国际大牌在华发展存在一定程度的障碍。因为,国际保健品品牌在中国主要通过线上渠道销售,2016年出台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和跨境电商税改使得保健品跨境电商面临税率增加和正面清单的双重限制与监管。这使得海外产品在我国销售渠道受阻。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于是,海外保健品收购潮应运而生,各大药企、乳制品企业纷纷瞄准保健品市场,通过并购海外企业以期进入庞大市场。并购海外企业,一方面可以延伸业务品类,拓宽消费者群体;另一方面,在发挥协同效应的基础上,海外保健品品牌可以激活国内空白市场与渠道。

2018年4月,由中国建投、建投华文和添盟资本组成的中国财团以8亿澳元收购澳大利亚营养补剂公司Nature’s Care多数股权。Nature’s Care公司年收入超过2.3亿澳元,旗下子维生素品牌Healthy Care占据澳大利亚维生素保健品市场7%左右份额。

2018年8月,汤臣倍健以7亿澳元收购“网红”保健品Life-Space Group(LSG)切入益生菌细分领域。LSG是澳洲益生菌市场规模最大的企业之一,旗下最主要的品牌为Life-Space(益倍适),产品覆盖全年龄段人群,市场占有率31.6%。汤臣倍健牵手LSG后,Life-Space 弥补了该公司在益生菌品类的短板,2018年,LSG并表营业收入为2.73亿元。

2019年以来,保健品行业的不信任危机,更是大大促进了海外并购趋势的发展。

“国内市场的生产空间很艰难,保健食品的虚假宣传带来了致命的不信任危机。”一位保健食品行业人士说,无论是技术还是质量,中国的保健食品与国际并没有差距,但是消费者已经不信任了,只能换个身份再进来。

于是,至少造成了250亿资本的外流、产品倒灌加剧。据数据统计,近5年来国内保健品企业累计在海外投资超过250亿元;规模以上跨国并购案超过20起,并购总额超过30亿美元。

2019年是中国保健品行业阵痛的一年――权健事件使公众对保健食品行业的信任度降至冰点,引发了漫长的行业震动。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会长边振甲称,行业的阵痛期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You may also like...